乐蛙游戏网
乐蛙游戏网 - 做专业的网页游戏品牌门户,提供优质的网页游戏资讯攻略!
当前位置: 手机网游 > 手游资讯 >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时间: 2020-07-15 16:30:12  来源: 聚侠千机  作者: 伽蓝

内有剧情完全剧透(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最后生还者第二幕》自发售之后就一直风波不断,媒体的赞美和不少玩家的不买账形成了鲜明对比,在首发的一片差评过后,至今各大评分网站上玩家口碑仍然呈现出极端的两极分化现象,并且在论坛和社交媒体仍然讨论不断。

但显而易见,有大量的发言和讨论仍然非常情绪化,不光是制作人Neil Druckmann化身祖安代言人和网友激情对喷,甚至游戏角色的扮演者Laura Bailey也受到了波及被人身攻击。说一千道一万,这些已经全然脱离了游戏本身范畴,《最后生还者第二幕》这部顽皮狗花了多年打造的作品仍然有大量非常有趣,且值得挖掘内容,就藏在流程中的细节各处。

在游戏二周目白金的过程中,作为玩家,在克制住剧情引导出的负面情绪之后,发现了不少游戏中关于书的暗喻和隐喻。

《纳瓦拉的头盔》(The Helmet of Navarre)、《白鲸》(Moby Dick)和《白牙》(White Fang)(乔尔居所的书架上)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在杰克森市打包行李关卡,在乔尔居所可以依稀分辨出书架上的几本小说书名,由于部分有部分并没有在国内出版过,也无中译本,了解不多,暂且不提,但有趣的是,有几本可能会有很多人比较熟悉,分别是《The Helmet of Navarre》、《Moby Dick》和《White Fang》。其中一本书为伯莎·朗克尔的《纳瓦拉的头盔》,包括了父子和解的内容,另外两本是杰克·伦敦的《白牙》和梅尔维尔的《白鲸》。《白鲸》讲了船长亚哈为了复仇逐渐失去理性成为偏执狂的故事,这本书是美国文化中很有名的典故和符号,总会在有复仇戏码的故事中出现,小岛秀夫的游戏《合金装备V:幻痛》也有致敬;而《白牙》讲的是一只幼狼从乖戾孤僻的斗狼被新主人治愈和驯化,在野性克制后融入人类社会的故事,正对应艾莉和埃比两个人

《魔堡》(The Enchanted Castle)和《巴黎圣母院》(The Hunchback of Notre-Dame)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在蒂娜和艾莉逃出伊斯特布鲁克小学后来到汽车旅馆,能看到伊迪丝·内斯比特的《魔堡》和维克多·马里·雨果的《巴黎圣母院》两本书。《魔堡》讲述的是三兄妹机缘巧合下在古堡内寻获一枚魔法戒指,并由此引发一系列奇幻冒险故事;《巴黎圣母院》则是以1482年的法国为背景,在讲述了吉卜赛女孩埃斯梅拉达和敲钟人卡西莫多爱情故事的同时,揭露宫廷和教会压迫人民现实的浪漫主义作品。小说中,仪表堂堂的副主教却道貌岸然,而外表丑陋的卡西莫多则心地善良,美与丑,好和坏成了鲜明对照。这两本也会在后续游戏流程中反复出现,包括在部分室内场景、WLF营地和艾莉和蒂娜的农场都有登场,甚至还有不少路人捧在手里阅读。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重复出现的《巴黎圣母院》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魔堡》也多次出现

以下几本都是在WLF营地图书馆出现的书籍:

《贼城》(City of Thieves)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埃比拿在手里的正是《贼城》(City of Thieves)

在埃比线的开头,她从WLF营地图书馆中惊醒,能够看到她手边捧着一本在读的小说,这本书是大卫·班尼奥夫的《贼城》。《贼城》这充满了黑色幽默,讲述了少年列夫和科利亚在上校指派下,需要五天内在被切断一切补给的城中寻找12只鸡蛋。书中的两位主角分别为犹太人和哥萨克人,他们都是在历史中被迫害和奴役过的民族,在故事中相互依赖,相互信任。

值得一提的是,小说里的主角与游戏内小男孩同名,都叫列夫,而书中另一位主角科利亚跟埃比一样,是名逃兵,小说的结局科利亚为男孩儿列夫挡枪,死于非命。

《牧鹅姑娘》(The Goose Girl)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牧鹅姑娘》(The Goose Girl)

《牧鹅姑娘》是《格林童话》中的一则故事,讲了侍女冒充公主嫁给王子,骄横傲慢,最后被老国王识破身份,受到处罚,而年轻的国王和公主一齐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并带领人民安居乐业的故事。在《牧鹅姑娘》的某些心理学解读中把故事看作是健全自我人格的过程。

《波莉安娜》(Pollyanna)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波莉安娜》(Pollyanna)

《波莉安娜》是美国著名童话作家埃莉诺·霍奇曼·波特的作品,主角波莉安娜正如同她的名字一般,是个乐观到近乎盲目的小姑娘,她虽然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但却从未因为自己的身世而感到自卑,甚至在面对任何困难和打击都会用积极乐观的态度去面对一切。

《弗吉尼亚人》(The Virginian)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弗吉尼亚人》(The Virginian)

《弗吉尼亚人》是一个出自“西部牛仔小说之父“欧文·威斯特之手的西部牛仔故事。主人公弗吉尼亚人是经典的牛仔形象,自立而乐观。在结识了女教师莫莉并与之相处时,起初双方对各自的行为观点彼此互不理解,而在发生了一系列事情之后,终于放下原有的生活准则,互相理解。

《裴加纳的诸神》(The Gods of Pegana)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裴加纳的诸神》(The Gods of Pegana)

《裴加纳的诸神》收录了爱尔兰作家洛德·邓萨尼的两部作品,作者以其创作的奇幻小说闻名,影响了包括《克苏鲁神话》作者洛夫克拉夫特和《指环王》作者托尔金在内的多名奇幻小说作家。

《道林格雷的画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道林格雷的画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

《道林格雷的画像》为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道林·格雷相貌俊美、心性善良,在得到画家霍华德先给他的肖像画以及听信了亨利爵士的吹捧后感叹韶华易逝,希望能够把岁月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转移到画像上,让其为自己承担罪恶,最后不断堕落,越发对自己的欲望不加节制,因画像而生,最后也因画像毁灭。书中辞藻华丽却情节荒诞,也曾受到长期误解。

另外,在图书馆内也出现了前面提到的《白牙》这本书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以下几本为埃比卧室出现的书籍: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一千零一夜》(One Thusand and One Night)

《一千零一夜》也被称作《天方夜谈》,算是阿拉伯民间故事大全。传闻山鲁佐德为了拯救无辜的少女自愿嫁给凶残暴虐的国王,用讲故事的方式吸引国王,直至一千零一夜,终于感化对方。后将其所讲的故事记录下来,整理成册,得以流传下来。

《堂吉诃德》(Don Quixote)

《堂吉诃德》是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的代表作品,主人公堂吉诃德身为游侠骑士胸怀正义、心地善良,渴望斩断人间罪恶,但其行为却又脱离实际,疯疯癫癫,荒诞不经。他以臆想的生活取代现实,作为一个“疯子”,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美狄亚:声音》(Medea:Stimmen)

在希腊神话中,美狄亚一直以邪恶女巫的负面形象出现,但是在克里斯塔·沃尔夫的作品《美狄亚:声音》中,作者却通过改编重新演绎了美狄亚的故事,把她与众不同的一面展现在读者面前。小说有着一定的女权主义色彩,站在美狄亚的角度,以她的声音为中心,从不同立场出发,围绕着重建他们和美狄亚的关系。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Lliad&Odyssey)

《荷马史诗》为盲诗人荷马所作,流传下来的希腊英雄史诗。

《黑暗之心》(Heart of darkness)

埃比的房间里放了本约瑟夫·康拉德的《黑暗之心》。康拉德在写作上惯常会使用两个方法:一,用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人以第一人称述说同一个故事;二,讲故事进行程序割裂,忽前忽后地叙说。他会先提出一个人或一件事,退回去解析原因然后回来继续第一次提出的人与事叙述,接着又绕回去,会很快地在时间和空间中进行切换。

有时候他不惜用人为非自然手段实现某些效果,而故事中的结局往往是Nothing。

《神曲》(The Divine Comedy)

《神曲》是意大利作家但丁以三卷诗描写的关于地狱、炼狱和天堂三界的故事,充满了隐喻性和象征性,《黑暗之心》的作者康拉德也深受这部著作的影响。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引用自雅各布·卢特《小说与电影中的叙事》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引用自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黑暗之心》

不难发现,《最后生还者第二幕》在剧本结构和叙事上很大程度借鉴了康拉德小说写作风格。

另外,也能看到,埃比房间内出现的几本书籍都在隐喻后续故事的发展。

《双城记》(A Tale Two Cities)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双城记》(A Tale Two Cities)

在埃比离开WLF营地前,可以在守卫桌上看到一本《双城记》。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绝望之冬;我们的前途拥有一切,我们的前途一无所有;我们正走向天堂,我们也正直下地狱”。

就算是没有听说过查尔斯·狄更斯,不少朋友也会对这段话耳熟能详。这段话不仅是对全篇故事的整体概述,还辩证的描述了事物的两面性。同样的,小说中的双城也不止是巴黎和伦敦两座城市,是受苦者在一场革命后因为仇恨和恐惧转化为施暴者,革命的本质、行为的初衷在最后都一再扭曲,双城的界限也因此变得模糊。

《基督山恩仇记》/《基督山伯爵》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埃比、曼尼和梅尔躲过赛拉菲特袭击来到WLF前哨站时,可以跟守卫对话,俩人会谈到《基督山恩仇记》这本书。《基督山恩仇记》,或者说《基督山伯爵》,是法国通俗小说作家大仲马的代表作。书中讲述了遭到陷害的爱德蒙·唐泰斯在锒铛入狱后得知了基督山岛上的宝藏,越狱后寻获财宝,改名基督山伯爵,惩罚仇人的故事。爱德蒙·唐泰斯也是经典的复仇者形象。

顺带一提,埃比的那句:“我看到结尾了…故事越来越精彩。”似乎也在暗指游戏的剧情发展。

《时间机器》(Time Machine)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时间机器》(Time Machine)

在艾莉的蒂娜农场沙发旁的小桌上摆着本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时间机器》。这是本在科幻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小说,主要讲了科学家用自己研制的时间机器穿越到了公元八〇二七〇一年。此时的人类进化为两个分支,因为贪图享乐、过分安逸生活的埃洛伊人体力与智慧都过分萎缩,成为因对光线敏感而活在地下的莫洛克人的盘中餐。就像是末世中的感染者和普通人类。

《原始星芒》与《最后生还者》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一代就出现过的漫画《原始星芒》

在前作里,乔尔带着艾莉去往比尔的小镇寻求帮忙,艾莉偷偷拿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漫画的名字叫《原始星芒》(Savage Starling)。《原始星芒》是一代的收集品,共有14本。如果说在前作中提出这是个与主线剧情相互对应的隐喻故事想必一定会被定义为过分解读,但别急,眼下有了第二幕的剧情作为补充,能够看出更多端倪。

在前作发售后,就已经有大佬分析假定游戏剧情与《原始星芒》这本漫画存在对应关系,把丹妮拉对应艾莉,瑞恩船长对应乔尔,那么,就能类推出丹妮拉与瑞恩船长逃离竞技场对应于逃出隔离区,丹妮拉与瑞恩船长寻找末日守卫者组织则对应于艾莉与乔尔寻找火萤剧情。

而现在,有了更多证据为这个观点提供佐证。

在艾莉的回忆中的寻找琴弦关卡。她跟乔尔有一席这样的对话:

艾莉:“嗯,毕竟…那是他(瑞恩船长)应得的下场,但是…”

乔尔:“不过他们顺利逃走的情节很出乎意料。”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这里提到的就是一代结局乔尔带着艾莉杀出重围,但乔尔的行为是非正义的,所以,他在二代中付出了代价。

在一代结局前,操作艾莉能够找到游戏中最后一本漫画,如是写道:“旅行者遭到了重创……暂时性的。丹妮拉大胆的计划与她奇迹般逃出爆炸回到基地使她成为了末日守卫的精神领袖。瑞恩船长的牺牲使他成为了一个烈士,一个丹妮拉无法消除的幻象。但是丹妮拉能将真正发生的事情保密多久呢?”

深入解析:《最后生还者:第二幕》中的书与隐喻

如果按照之前的推论,瑞恩船长代表乔尔的牺牲代表乔尔之死,并且他的死亡成了艾莉无法消除的阴影。在西雅图的旅程中,艾莉也一直对事情的真相缄口不言,这些都与这册漫画所暗示的完全一致。所以,也许在一代剧本诞生之初,乔尔的结局就已经是定数。

几句碎碎念

以上文章中提到的大部分书籍内容都没有办法在几句话之内完美转述,只能作大致说明,但一个故事被去头去尾简化为短短几句话时,自然就失去了原本的魅力;断章取义和先入为主都会加深这种误解。如果能够腾出时间,希望在读本篇文章的各位能够抽空翻几篇,亲自去试试,说不定会有些独特感受。

最后引用《黑暗之心》的一段话作为结束:

“我觉得我似乎在给你们描述一个梦——白费力气,因为不管我怎样叙述,都不可能表达出这个梦的感觉,那种荒谬、奇怪、困惑在一种挣扎反抗的颤抖中融成一体,那种认为梦的本质不可信的念头……“

他沉默了一会儿。

“……不,这不可能;要想把人的一生中某个特定时期对生命的感觉——那构成生命的真实性、生命意义的东西——它那微妙儿又贯穿一切的本质,要想把这表达出来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生活中的我们正如梦境中的我们一样都是孤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