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蛙游戏网
乐蛙游戏网 - 做专业的网页游戏品牌门户,提供优质的网页游戏资讯攻略!
当前位置: 手机网游 > 手游资讯 > 旅途永不终结 《泰拉瑞亚》小小沙盒里的史诗冒险

旅途永不终结 《泰拉瑞亚》小小沙盒里的史诗冒险

时间: 2020-08-10 16:36:16  来源: 聚侠千机  作者: 短路天兵.生

作为《泰拉瑞亚》最后的大更新,1.4版本“Journey's End”并没有为游戏提供太多全新的内容,而是进行了一次系统的查漏补缺和优化提升,修复BUG(顺便拍死了一堆逃课的)、新做UI、更换海量贴图、增加了新的“大师难度”,还有最重要的是添加了TMOD的支持(“TMOD”是一款由来已久《泰拉瑞亚》民间MOD工具)。这无疑是开发组参照自己心目中泰拉世界最后一次的全力打磨,用心之深,有目共睹。

九年旅途,终达终点

1.4版本更新上线后我也是第一时间建了新档,开始开荒。等到毕业,Steam上记录的游戏总时间已逾580个小时。

当然,这点时长在大佬眼中根本就不够看。但是对于我这个杂食玩家而言,我其实很少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单个游戏上倾注如此多的时间,在此之前能有这种待遇还只有《以撒的燔祭》和《怪物猎人》了。

想到这里,总觉得应该为《泰拉瑞亚》的完结写点什么,也整理一下自己这些年来的感受,所以就斗胆写了此文。写完发现絮絮叨叨、啰里吧嗦,得亏总也算是写出了些内心感受。众所周知,《泰拉瑞亚》是一款具有极高自由度2D横版沙盒游戏,主要玩法是战斗(包含探索)和建造。那么作为一个开荒大多会造监狱的人,也只敢谈一下个人对于战斗部分的一点认识,如有纰漏,欢迎指正。

在此衷心地祝贺《泰拉瑞亚》完结,期待制作组re-logic能带来更加精彩的作品,也顺便给《泰拉瑞亚:来世》上个香。另外,为了带入,也为了方便就姑且按照个人习惯用“泰拉人”这个称呼来指代玩家操控的角色,和别的游戏没有什么关系哈。

开放沙盒与横版战斗的奇妙反应

想必不少人都有听过,在一些简单粗暴的介绍中,喜欢把《泰拉瑞亚》称为“2D版《我的世界》”,然而只要接触过这两款游戏的人都知道,二者到底有多么不同。还有一种说法是《星际边缘》是宇宙版《泰拉瑞亚》,个人感觉同样欠妥。三个游戏虽然同为沙盒,但是各有侧重。

但凡小时候玩过泥巴都能理解,沙盒的特点在于开放,没有任务路线、没有触发脚本,有的只是系统和规则,如何摆弄全看玩家自己。探索和建筑可以说是所有沙盒游戏自带的玩法,但毕竟并不是人人心里都有一座城,像我这种做什么事都缺乏规划的人,小时候就不爱玩泥巴,长大了也玩不进去《我的世界》,《星际边缘》倒是因为MOD“富兰克林的宇宙”很有趣,玩了挺长时间。总之,一个更加明确的玩法无疑能让我这样的人更好的体验游戏,而《泰拉瑞亚》作为一个“开放沙盒”突出的玩法就是“横版战斗”。

后期很弹幕STG就是了

当“开放沙盒”遇到“横版战斗”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入门门槛高,很多“银河城”游戏也会给玩家自由选择路线的自由,但是会设置障碍比如强力的敌人、无法跳上的高台,来引导玩家走上正确的道路。并且对于“银河城”我们已经有了坚固的常识:游戏推进的方式是“探索区域→挑战BOSS→获得新能力→探索新区域”。但在《泰拉瑞亚》中,“开放沙盒”意味着有无线条路线可以走,去哪里挑战BOSS?如何获得新能力?如何将游戏推进到下一个阶段?游戏都不会告诉你。

我就有朋友,吃了安利买了《泰拉瑞亚》选择自己开荒,他漫无目的地游荡,不知道路在何方,等到夜幕降临,惨死僵尸爪下,然后他就再也没看过这个游戏。“玩游戏,除非卡关否则不看攻略”是一部分玩家非常坚定的观念,因为这样才能取得百分百属于自己的游戏体验。一个不恰当的例子:选择抄作业让鬼刑部跳崖的,自然体会不到通过练习,最后凭打铁战胜他的满足。

这就是《泰拉瑞亚》的一个问题。

这个游戏中哪怕是很多基础常识,游戏都不会给出教学或是引导,如果光靠玩家自己摸索,恐怕需要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一般的解决方法是翻找WIKI或者看大佬攻略。而也只有拥有一定的知识储备,玩家才能开始看懂《泰拉瑞亚》世界中的一草一木,开始逐渐了解这个游戏独特的玩法。并且一旦跨过这个门槛,游戏的乐趣就开始成倍的增加。

机核之前的游戏理论节目中老师提到,游戏有一种核心的乐趣在于“HARDFUN”也就是解决问题。我那么喜欢玩《泰拉瑞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这个游戏中我能动用整个世界来解决问题。经过了近十年的更新,游戏的内容已经非常丰富,有大小BOSS近30个,还有各式各样的小怪,它们可以视为制作组向玩家准备的“问题”,同样制作组也为玩家准备了一个纷繁复杂的沙盒世界,以便玩家在其中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

《泰拉瑞亚》最大的醍醐味就在于用战术的眼光看这个世界里的一草一木,一些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道具、系统,却有可能成为克制某个BOSS的撒手锏。这里不妨听我举个例子,讲一讲boss“猪鲨公爵”的应对方法,算是玩法剧透,可能会影响游戏乐趣,若不想看不妨跳过。

猪鲨公爵

“猪鲨铁轨”绝对可以说是克制“猪鲨公爵”的终极战术。

首先需要了解一点:“猪鲨公爵”作为游戏1.2.4版本的最终BOSS,强度很高。它在离开其原生的海洋环境后会进入狂暴状态,攻击力、防御力翻倍,忘记它所有高端招式,仅会极快的速度冲刺,追逐泰拉人(玩家操纵角色,下同)。虽然在两次冲刺之间有短暂停顿,但是其速度和威力足以在五步之内诛杀(谐音梗GET!)溃逃的泰拉人。

所谓的“猪鲨铁轨”指的是在计算研究了“猪鲨公爵”狂暴状态下冲刺的距离和冲刺的间隔后,所搭建的菱形铁轨。它会保证每次“猪鲨公爵”发起冲刺时,乘坐矿车的泰拉人会到达菱形铁轨的另一头,“猪鲨”和泰拉人的连线经过铁轨的中心。当“猪鲨公爵”完成冲刺,再次索敌时,泰拉人会坐着矿车来到了铁轨的另一边,如此往复,有点类似于双星系统。猪鲨公爵将只有在两次转阶段时,才有机会对端坐矿车的泰拉人造成伤害,其余时间全程碰不到泰拉人一根毫毛,是数学的胜利。

意思就是,卑鄙的泰拉人为了胜利,从来不择手段……不对,我想说的是《泰拉瑞亚》的可玩性非常非常之高。对于这个极其经得起推敲的游戏系统的钻研,是在游玩《泰拉瑞亚》时独一无二的乐趣,玩家在每次游玩中都有可能迸发出新的灵感,创新自己的战斗方法,优化自己的通关流程,然后忍不住再开一个新档,常玩常新。

这种钻研的极致,当然就是速通。不过鉴于我并《没什么天赋》,也不了解《泰拉瑞亚》速通圈的一系列风波,就不瞎评论了,有兴趣的可以自行搜索。

穿越重生之泰拉瑞亚

随着游戏时长的增加,创建的泰拉人和地图会越来越多,但这每一个人物、每一张地图都会关联我一段独特的游戏记忆。我至今还牢记我开荒专家“猪鲨”是的情况:

就像前面提及的“猪鲨铁轨”一样,很多战术都秉持“奥卡姆剃刀”的原则,越是真理越是无脑极简,足够称得上“卑鄙”。那时候我还年轻气盛,自诩硬派本格oldschool动作游戏玩者,眼里自然揉不得沙子,战斗就要堂堂正正,真刀真枪,你开着矿车溜别人算什么?我的泰拉人,顶天立地,战术的不足,就靠操作来弥补。

当年专家难度我开荒到“猪鲨公爵”时,并未选择使用“猪鲨铁轨”,而是选择正面硬刚。为了能与其做空中格斗,我找来了UFO坐骑,虽然它的速度并不比猪鲨快,但是可以一直保持飞行。一个小细节是,UFO坐骑在斜向飞行时速度大于水平和垂直飞行的速度,巧加利用可以与猪鲨周旋。我还选用了单发高伤害的“狙击步枪”搭配自动追踪敌人的“叶绿弹”作为输出手段,稍微减轻一些操作的压力。

猪鲨在风暴中隐去身形,绕后伺机咬尾,泰拉人赶紧试图以“防御桶滚”化解危机……结果还是被咬到了(图为当年的场景的尝试性重现)

那绝对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猪鲨咬人非常疼,UFO坐骑在直线上又跑不过猪鲨,猪鲨进入第三阶段后还会突然消失,打的人手心出汗。如果去咨询大佬,人肯定能拿出一系列比我这个做法更加稳妥、更加高效、更加简单的战术。凭借这个傻傻的战术,我却有了非凡的体验,当猪鲨最终死于我枪下,风暴散去,拨云见日,满足感油然而生。

我特别喜欢看开放世界游戏的地图,每当控制着光标拂过地图上的标记,我的记忆都会被唤醒,哪怕细枝末节,在《旷野之息》中可能是踩着盾牌从山顶一路滑到山脚,在《上古卷轴5》中则可能是骑着马从山脚一路蹭着爬到山顶。地图记载着我的冒险,时而艰苦,命悬一线;时而昂扬,意气风发。

《泰拉瑞亚》作为一个沙盒游戏,更是会记录下玩家的一举一动。每次打开游戏就像打开一份档案,所有的泰拉人从上到下陈列,地图一张张供玩家选择。即便多年以后,关于我与“猪鲨公爵”那场大战细节的记忆早已淡褪,但存档就在那里。当我再次登录人物,进入地图,走到那场大战发生的场地中,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还是会从心底扬起,那个驾驶着UFO与“猪鲨公爵”周旋的淡淡身影还是会在脑海中浮现。

还有一个存档里保存着我在1.2.4时期修建的布满神庙机关的大型战斗场地。那是我当时为了对付怪物入侵事件“南瓜月”和“霜月”准备的。2014年的夏天,我已经决定暂且搁置学业,参军入伍,遥望着9月份的入伍时间,整个8月,我可以说是一门心思地在钻研《泰拉瑞亚》,希望能够及早版本毕业,了无遗憾地告别自己的电脑。

当时后期的标配是“幽魂吸血套”,武器用的魔法书“水龙卷刃”、“彩虹枪”和魔法书“磁球”,即便用了顶级装备,面对入侵事件后期海量的怪物,仍然会疲于应付。我就学着贴吧大佬,开始修建专门的战斗场地,布置电路和神庙机关。建好了,就打一波试试,不断改良、更新、迭代。在半个月里,硬是肝了近160个小时,经常不知不觉就打到了后半夜,甚至天蒙蒙亮了才上床睡觉。

虽然“小鸟引擎”和喷火机关都已经拆走了,但是布线还在(机关大法也已经是时泪了,电工妹失宠

这样的记忆,在我的《泰拉瑞亚》中还保存着许许多多。

旅途永不终结

这次1.4更新,我赶紧带着我的知识储备,又穿越重生成了一个新的泰拉人,对面大师难度的挑战踌躇满志,然后马上被学会爬绳子的“史莱姆王”来了个下马威。“大师”难度在“专家”模式的基础上进一步得到提升,最直观的体验莫过于游戏初期的寸步难行,死得有些麻木。为了提升存活率,很多以前只会在boss中用到的准备必须常态化,比如药水。结果就是,收集素材消耗了大量时间,让人有点烦躁。

BOSS强度再加码,让之前很多凑吧凑吧就莽过boss的战术不再有效,玩家需要更全面地分析boss的攻击模式,需要更加全面地权衡利弊、推敲细节,去尝试更有针对性的战法。

最后的挑战是白天的“光之女皇”。boss“光之女皇”在白天被召唤后,会进入狂暴状态,只需一击就能把泰拉人送回出生点。在参考了许多战术后,我修建了一个竖井作为战斗场地,通过“月总星台”控制下落,与“光之女皇”拉开距离。使用削铁如泥、登峰造极、超凡绝伦、狂炫酷霸的最终武器“天顶剑”来作为输出手段(无耻逃课)。最终我终于过了白天的“光之女皇”,随着“泰拉棱镜”的掉落,1.4版本毕业,又一个泰拉人成功的升仙得道、傲视三界。

道中第二波大蝴蝶,记得站位速攻(bushi……人家明明是光之女皇

当一个泰拉人打败最终BOSS,登顶生态圈,玩家就可以带着他的记忆、知识再次穿越重生,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去挑战更高的难度。即便通关普通、专家、大师三个难度,还可以自己给自己增加限制:只用单一职业、不使用某类道具、不跟NPC说话等等。即便游戏本体玩无可玩,瑟银、灾厄、魂晶,《泰拉瑞亚》还有一众质量非常之高的民间MOD可供选择,并且现在TMOD工具也已经被扶正。

我的《泰拉瑞亚》旅程或许会暂时告一段落,但旅途不会终结。保不齐未来的某天我会在“突然好想打《泰拉瑞亚》”心情的驱使下,再次去到那个小小的沙盒世界展开一次史诗冒险。